后记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真辛相卉…来表现一下辛卉

结果,跟大家见面的,不是辛卉的个人新系列,而是套书的参与。

每回,编编寄来套书大纲,总是让卉盯著文字好半晌,久久无法回神。

每一次的套书都是一项考验与重大的压力,因为要遵照编编给予的既有设定发展出一段故事,是很大的脑力激荡呢!

但不管是个人的企划,或出版社给的套书任务,身为作者都必须完成,这就是使命,无法逃避。

后记写到这里,卉实在很想下台一鞠躬…但一定是会被编编踹上台的啊,哈哈哈!(干笑)

好吧!只好把今年二月中的书展签书会拿出来再说一遍,毕竟也是有很多姑娘没上网逛辛卉的部落格或留言板的。

本来,辛卉是盘算著今年要美美的出席签书会,跟各位姑娘们见面的,天晓得,在书展前两天,卉不小心感冒了。

起初,是鼻塞、头痛,卉吞了一颗止痛葯,并没有放在心上,然后早早上床睡觉。

谁知非但没有好转,还变本加厉,半夜,鼻水狂流、全身发热又发寒,折腾了一晚上,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努力下床梳洗,马上驱车去看医生…

护士小姐帮卉量体温,告知卉正在发高烧,38。8c…整个人一阵虚。

签书会当工八,卉的病症仍旧持续,别说打扮了,连好好坐著都有问题,在前往会场前,卉还特地再看了一次医生、打了针。

进入拥挤的会场,卉一直把f当作e,还在想怎么会没有诚果屋呢?拚命在f区绕了好几圈。(汗)

签书会开始前,卉连站都站不太住,也顾不得自己的妆是否花了,纵使看见同社几位美女作者,但因为喉咙疼痛不堪,也没凑过去相认。

不过,在签书会开始后,上述所有症状全部消失,度过了非常非常愉快的半小时。

连续两年出席签书会,是非常棒也很难得的经验,真的很谢谢大家前来,你们羞涩的笑容、热情的鼓励和直接的表达喜爱,卉都谨记在心,也希望当天辛卉的表现让大家都满意、开心,并且同样留下美好的记忆。

话再说回来,这一波病毒真的很顽强耶,害卉整整病了两个星期。

唉,是注定要让编编咬了。(编说如果没能准时交稿,她会咬人!)

卧病在床时,明明想写稿的欲望如此强烈,复元后,灵感却也随著病毒被杀光光了。

wwwcom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