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曲(1 / 3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“你去哪里了?”

平晚翠听见脚步踩在草地的声音,马上回身。

欧阳荷庭西装笔挺地定来,抱住站在庭园荷花池边的她。“太阳这么大,怎么不在屋里休息?医师说你随时会生…”

她吻住他的嘴,浑圆的腹部抵着他。“我随时会生,你还留遗书给我…”

“对不起。”欧阳荷庭拥着她。“有件事得去确认一下…”

“什么事?”平晚翠拉着他的手,往灰岩池畔坐。

他摸着她的肚子,说:“皇夏生的儿子前两天出生了…”

“啊!真的吗?那我们是不是要送贺礼?”

“不用。”欧阳荷庭语气平缓地道:“我父亲创立的出版社就是那孩子的出生贺礼。”

平晚翠红唇微微弯挑,看着男人沉静、幽邃的神情。

好几年了,她总是想起那个一提到皇家就发怒的他。他们曾为此相关之事吵过架,结果他出走,上了杜瀇的船整整一年,才回她身边。

那年,她已从加汀岛迁居祭家海岛,他的姑丈姑姑对她很好,把她当女儿一样。那是她一直想感受的父母亲情,餐桌边有父亲母亲,他们为她挟菜,怕她吃不精,这样的气氛使她快乐而满足。唯一心中慊慊之情,是他仍未归。当时,nuvo船队正计划移航至祭家海岛南方海域作业,他知道她在岛上,一直都知道,知道她在陆地上的行踪。他透过卫星电话联系她,知道她没事,他便继续在船艇上过他的漂泊日子。有一天,他如常给她电话,她说她额头撞到墙柜柜角,受伤了。他喀地中断了通讯,当天下午,就出现在她眼前,并且向她求婚。那是一整年的思慕,他已经无法忍耐了。那场暴雨早停了,他早该回她身边。

岁月确实淡化了他对某些事物过度执拗的想法,使他变得更加内敛宽大,尤其,他快要当父亲了,过去不愉快的事已没眼下重要,现在,他只想看未来。他本就是做事不回头之人,他依然姓欧阳,但他的孩子,由她决定让他姓皇。她说让孩子跟祖父姓。她的话,总能解他心中的结。她为他做了很多事,像是把他从nuvo分来的额外所得,捐给没人赞助的考古学者。这事,他后来才知道…她早就是他父亲的儿媳妇,多年默默尽孝。

“荷庭,你会不会失望?”妻子柔声问着他。

“失望什么?”他看着她清灵绝伦的脸庞,手往池里攀折一朵小荷花。

“我们的儿子比你堂弟出生得晚…”几年前,为了要得回父亲的出版社,他和皇夏生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