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曲(1 / 5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自从嘉悦帝即位之后,南韶国虽然不能说是夜不闭户,却也政治清明、百姓安居乐业。

照理说这天子脚下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了,可是在这天进城的一路上却是鸡飞狗跳的,到处都有路人惊叫着四散逃命。这一切只因为一个风尘仆仆的北荒男人打马狂奔,想要追回他逃跑的爱人。

“见鬼!”跨下的马儿有越跑越慢的迹象,燕赤烈心里焦急万分。

而更让他心急的是,那个出尔反尔的南韶皇帝居然要将雅竹嫁给别人了。

眼见吉时将近,若不能及时赶到的话,他心爱的小妮子就要是别人的了。

“该死,快跑啊!”燕赤烈打马狂奔。

他跨下的胭脂马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竟口吐白沫一头栽倒在地。

燕赤烈身手敏捷,这才没被压在下面。

“该死!”

燕赤烈环顾四周,正打算再去抢一匹马,却忽然发现写着“青云街”三字的界碑。

“我家就住京城青云街的西头,隔壁就是邵记绸缎庄,很好找的。”

到了,他终于到了!

燕赤烈正在狂喜,却忽然听到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。再一听,那吹奏的不正是成亲时用的喜乐吗?

可恶,小妮子是他的,就算必须抢亲,他也绝不手软!

*********

青云街一座新建的府邸门前,红灯笼一溜的排开,喜气的红光照得“林府”这两个字更是金光灿灿。

门上、窗子上、柱子上…府邸里到处都贴着大红喜宇,礼堂里更是挤满了前来道贺的宾客。

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,身着喜袍的新郎倌更显得面如冠玉、清雅至极;而站在他身边的新娘子虽然红巾蒙头看不到面目,却也是身材窈窕、别有风情。

“真是一对璧人啊!”“郎才女貌,相得益彰啊!”“…”满堂宾客欢笑盈盈。

“吉时到,新人交拜呀!”礼炮一响,司仪立即宣布。

“拜堂了拜堂了!”

“…”人群一阵騒动之后,娇俏可人的丫环扶着新娘子站到了红毡的一边,和一身喜气洋洋的新郎倌并肩而立。

“一拜天地…二拜高堂…”随着司仪的高声唱礼,一对新人分别拜过天地以及高堂,正要行交拜之礼。

“不许交拜!”人群里忽然传出一声暴喝。

“什么人?居然敢捣乱?”

“让开,挡我者死!”燕赤烈迅速打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