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二十九春绿江南全书完(1 / 4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不想还没过了新妇期。传来侯爷病重的消息,老夫人、夫人、任以安兄弟几个慌忙到道观里看望侯爷,但当晚所有去了道观的主子都未回来,只派了下人传回消息,侯爷病重,甚至吩咐人悄悄准备后事。

任崇时长期服用丹药的后遗症爆发了出来,病来如山倒。

一时府里暗流涌动,一些压在表层下的矛盾瞬间爆发了出来,因为之前某些人还可以慢慢谋划,而如今,侯位的继承权问题已经迫在眼前了。

侯爷已经从道观里接回了府里,病情并不太好,时好时坏,时而清醒时而糊涂,晓妍虽然不用亲自在跟前伺候,但一天随着在正房外侯着听消息也是累得腰酸。

直到一日,任以安铁青着脸疾步走了回来,晓妍随了他这么些年,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,不由得怔了怔,问道:“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

任以安一把将她拥入怀里。紧紧地抱着。

晓妍愣了,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有问,反手拥住她。

任以安将脸埋在她的肩膀上,闷声道:“我与任府决裂了,从此两步相干。”语气里有浓重的难过和悲伤。

晓妍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,以一种安慰的姿势。她的心竟松了松,隐隐有几分喜悦,住在任府这几个月里,整天谨小慎微地提防着算计,小心翼翼地伺候老夫人、夫人,她觉得很疲惫、很累,却要一直撑着。

可是,感受到任以安得难过和伤心,还是让她感同身受地几分黯然。

任以安道:“我已立了誓在爹爹前面尽了孝便离府。这个府,已经兄不兄、弟不弟,我原本一直忍耐,可想能挽回…可是,这个家的根烂了。”

一定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,才让任以安决心离开府的吧。

原来任以安在中院看护爹爹时,在偏房里睡着了,却被孟氏寻了过来,他一惊翻身站在当地,就要绕过孟氏急步出门去,却被孟氏扯住,直对他说对他旧情未了…

听了孟氏这些惊世骇俗的疯话,他更急着要离开避嫌。急切之间却脱身不得,拉扯之时,二公子、五公子、六公子闯进门来,抓了个现行,急着请了老夫人过来,直指他在父亲病重时调戏勾引寡嫂,不孝不义,不恭不信,犯了族规,当赶出任府。

老夫人并不肯信,要彻查此事,令知此事之人紧守口舌,二公子、六公子却说此事不可纵容,若府里不肯处置,只得报到族里让族老主持公道。

老夫人为料到为了这个侯位,任家几兄弟竟不惜制造家丑,外扬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